拜金女郎剧照
德邦新聞幫
建設區域資本市場 服務地方經濟發展
 時間:2019-06-06 信息來源:中國證券報
        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既要重點解決體制性、結構性問題,更要抓住地方政府債務紓解和中小企業融資等地方經濟運行中的突出問題剖析研究,尋求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2014年以來,華創證券發起設立貴州股權交易中心,建設區域性底層資本市場。實踐表明區域性股權市場完全可以成為紓解地方政府融資困境、服務中小企業、支持地方經濟發展的基礎平臺。
        更大力度發揮場外資本市場作用
        我國各地區經濟發展水平、資源稟賦、產業結構差距巨大,對應的金融需求也存在巨大差異。中西部地區基礎設施薄弱、人均收入水平偏低、扶貧攻堅任務重、產業聚集度低等經濟的基本特征,決定了其與東部發達地區所需要的金融供給是完全不同的。然而,現有的金融體系和監管制度自上而下的運行方式,缺乏從地方經濟中自發生長出來的金融形態,難以對地方經濟的金融需求做出及時、有效、“接地氣”的響應。具體而言:
        第一,中西部地區面臨較大債務壓力,現有方式難以有效紓解。基礎設施建設是中西部欠發達地區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重要前提。在中西部省份追趕東部的快速發展期,必須集中投入“補短板”,大力建設基礎設施。由于這一階段實體資產尚未形成,金融機構很難大規模介入,使得地方政府必須主動負債,所以階段性負債率高企是難以避免的情形。但從當前現實運行情況看,一些財政金融政策難以顧及到不同地區發展的實際情況。2017年以來,受資管新規、財政紀律整肅等因素的影響,中西部地區面臨的金融環境疊加收緊,一些地區的基礎設施建設陷入困境,部分在建項目出現了資金無法接續、停工等問題。以貴州為例,2017年下半年以來貴州省融資平臺債券發行規模大幅回落,2018年貴州兌付規模超過發行規模,凈融資額首次出現缺口,給步入發展快車道并肩負扶貧攻堅歷史使命的貴州經濟帶來很大困擾。
        第二,銀行主導的間接融資體系導致政策傳導機制不暢,難以真正服務本地中小企業。數量眾多的中小企業是地方經濟生態的主體。中小企業往往具有輕資產、經營和流動性較為脆弱等特征,是融資市場的弱勢群體。從中西部地區情況看,中小企業主要集中在服務本地居民生活的消費和服務業領域,以及為地方基建提供配套服務的建材、環衛、勞務施工等領域。這些中小企業在發展初期很難提供充足的抵押品,多數時候只能依靠親戚朋友、民間借貸等方式解決融資問題,很難從全國性商業銀行主導的間接融資體系中獲得信貸支持。在間接融資主導的金融體系下,信用創造的機制是“央行—銀行—實體經濟”,銀行是信用創造的主體,其風險偏好、風險定價能力、放貸意愿、監管考核等都會影響最終的信貸投放。2018年以來,為緩解信用緊縮特別是中小企業融資難問題,央行接連通過各種方式向市場釋放流動性,但信用緊縮問題并沒有得到有效解決,貨幣政策傳導遭遇了銀行低風險偏好的梗阻。
        第三,區域性資本市場存在明顯的制度短板,無法有效發揮服務地方經濟的作用。區域性股權市場立足于當地金融服務,符合目前國家支持中小企業、民營企業的戰略定位,是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應當是資本市場服務地方經濟的重要基礎設施。然而,當前我國的區域性股權市場在制度設計上未能因地制宜,并未考慮區域經濟社會發展差異,嚴格限定交易品種、交易制度、投資者范圍等,使目前大部分股權交易中心的融資和價值發現功能基本喪失,業務模式雷同,普遍處于實質虧損狀態,難以發揮為中小企業提供金融服務的政策初衷。
        美國的經驗表明,場外市場具備低門檻、個性化、高度靈活等優勢,與中小企業和地方政府融資需求具有契合性,場外市場的交易規模和參與融資的非上市公司數量均遠大于場內市場,多樣化的資產和風險偏好各異的投資者匯集其中,不僅形成最富有深度和韌性的交易,更為中小企業和地方政府融資提供了強有力的資金支持。截至2018年底,美國場外市場規模達到635萬億美元,其中固定收益市場規模為41萬億美元,而同期美國股票市場總市值只有31萬億美元。
        場外市場豐富多樣化的債務融資工具極大促進了美國城市化進程,緩解了地方政府市政建設資金緊張問題,為中國紓解地方債務提供了參照。2018年,美國市政債券的年發行量超過4307億美元,總市值超過3.9萬億美元。其中,與項目掛鉤的市政收益債是美國州和地方政府融資的主要形式,平均期限在15年以上,底層資產極其豐富,從高速公路、港口、市政供水體系到消防車,再到學校校舍和公共機構的辦公大樓,甚至地方政府所支持的私人投資都可以市政債的名義發行。在中小企業融資方面,場外的高收益債券市場發揮了重要作用。2008年金融危機后,美國商業銀行一度削減了其對中小企業的貸款,在此期間美國高收益債市場為大量評級BB-C之間甚至無評級的科技企業提供了融資支持,且期限多在10年以上,有效對沖了銀行體系信用收縮帶來的沖擊。2018年美國高收益債券市場規模達到1.6萬億美元,多數高收益債券發行規模相對較小,發債人無法滿足在交易所市場上市的要求,也難以從銀行體系獲得如此超長期限的貸款。
        貴州股權交易中心服務地方經濟的實踐與思考
        近年來,華創證券主導運營的貴州股權交易中心秉承“立足貴州、服務實體”的原則,把握風險底線,構建地方經濟和金融新的生態,有效彌補了區域金融基礎設施不足的短板,打通金融到實體微循環的“關鍵一公里”。
        第一,區域性股權市場是金融深化的“關鍵一公里”。場外市場作為直接融資的主戰場,能夠實現資金到實體經濟的直接無縫對接,是提高資產金融化水平、推動金融深化的關鍵。對于中西部內陸區域而言,發展場外市場更是推進其金融深化、改善金融抑制的重要支撐。傳統銀行體系具有顯著的資金虹吸現象,加劇了金融資源區域分布的不均,資金向東部等發達區域集聚,欠發達地區本身亟需資金,卻往往成為資金供給方,進一步抑制了欠發達地區的經濟金融發展,中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也更加突出。2019年以來,商業銀行貸款正在加速流向長三角、珠三角、北京和東部沿海省市,而欠發達地區金融環境顯著惡化,民企融資困難加劇。因此,推動區域性股權交易中心的健康發展,對于改善欠發達地區的融資困境具有極其重要的意義。貴州股權交易中心過去幾年下沉至貴州省內60多個市縣,創設了“區域資本市場+互聯網”的區域性底層基礎資產交易市場,按照拾遺補缺、項目開發和流動性支持的原則,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疏通金融體系堵點、支持實體企業融資,取得了良好效果。截至2019年3月末,貴州股權交易中心掛牌展示企業1961家,注冊資本合計1477.15億元,累計融資近928億元。貴州股權交易中心成立5年來對貴州省57個市縣、151家發債主體提供了流動性支持,其中為31個貧困縣、75家企業累計融資169.26億元。
        第二,區域性股權市場是地方基礎金融資產生成的底層平臺。由于貴州處于追趕發展階段,負債率位于全國前列,多數金融機構采取簡單的規避措施,導致融資壓力居高不下。近年來貴州股權交易中心對于紓解地方債務問題進行了更加深入的思考:一是以動態發展的眼光看待地方債務問題。中西部地方債務高企有其階段性,在趕超發展期,都會經歷一個高負債時期,在此階段應該更多地采取“分母策略”降低杠桿水平,即在合理控制分子端債務增長速度的同時,盤活存量債務、激發經濟增長活力,做大分母端資產規模。截至2019年3月末,貴州股權交易中心僅提供了145.56億元的流動性支持,就確保了133個地方國有企業的正常運轉,迄今為止未發生一例違約。二是場外市場的非標準化特性使得任何具有未來現金流的資產都可予以定價并產品化,實現資產流動性的活化。在紓解地方基礎設施融資困境中,貴州股權交易中心引入投行化的手段和金融工具,對基礎資產進行現金流重組,進行合理的產品結構設計,再通過全流程的風險控制體系把控風險,把政府傳統的、未進入金融市場的基礎資產變為可交易、可持續融資的金融資產,真正實現了“盤活存量資產”的金融創新效果。截至2019年3月末,地方基礎設施建設類企業在貴州股權交易中心融資余額為131.30億元。
        綜合來看,貴州股交中心的探索為紓解地方債務提供了新的思路。在分子端改善企業的債務結構,以流動性支持為支點,可以系統性降低地方債務風險和融資成本;在分母端提高證券化比例,以盤活資產存量為抓手,結合區域資源稟賦,打通產業鏈條,培育優勢行業,整合核心資產,系統性提升地方資產的估值,通過加速分母增長的方式最終降低杠桿率水平。2012年至2018年,貴州經濟年均增長11.6%,實現了經濟增速從“落后”到“跟跑”、再到“領跑”的歷史性轉變,累計減少農村貧困人口818.9萬人。
        第三,區域性股權市場是中小企業的孵化器。最能體現金融服務地方經濟社會價值的,莫過于支持分布最廣、數量最多的中小企業。貴州股權交易中心備案發行的產品余額中,中小微企業募投金額112.60億元,金額占比69.84%,真正承擔起了區域性股權市場服務中小企業的責任定位。
        貴州股權交易中心立足微觀實際,深入分析中小企業當前的經營生態,將中小企業劃分為以下三種類型,針對性地抓住其痛點加以改善,在緩解內陸區域的中小企業融資難上探索出獨特的“貴州方案”:第一類是處于制造業產業集群中、為龍頭企業提供配套的中小企業。這類中小企業適用于供應鏈金融,可與核心企業通過資信捆綁來獲得金融支持,以產業集群內部的物流和資金流作為抵押品。第二類是為地方城市基建等提供服務的建材建筑、環保環衛企業。這類企業的經營狀況高度依賴于其所在區域政府的支付和融資能力,因此,改善地方基建項目的融資環境,能夠從根本上優化以地方政府為核心需求方的相關中小企業現金流。第三類是本地化的消費和服務業,例如餐飲、娛樂、教育、旅游等。這類中小企業是典型的輕資產、重人力行業。針對這類中小企業,貴州股權交易中心致力于構建“產業生態互聯、金融科技驅動”的生態網絡,利用大數據、人工智能、區塊鏈和金融支付技術,按照不同場景業務邏輯,固化業務流程,連接產業、商圈、企業,采集經濟行為數據,匹配經濟活動信息流和資金流,實現資金端、資產端的對應,從而改變傳統的抵押品邏輯,有效實現金融服務的介入。截至2019年3月末,企業賬戶支付資金結算平臺系統累計開立機構賬戶275戶,累計交易額62.83億元,有效支持了“中小企業集群”“美麗鄉村產業”等多個項目。
        政策建議
        我國的資本市場從建立到發展更多是政策自上而下設計推動,而非市場演化的結果,缺少從場外到場內市場自下而上的自然演進過程,資本市場結構呈現畸形的倒金字塔形。場外市場發展滯后導致場內市場發展的根基不穩,資本市場層次單一,體系不健全、結構性失衡等短板明顯。《證券法》修訂草案三審已明確區域性股權市場的法定地位和功能,確認區域性股權市場是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大力規范發展區域性股權市場,重點在于破除服務地方經濟和中小企業的障礙。
        (一)賦予地方政府主監管責任 推動區域性股權市場差異化個性化發展
        盡管2017年出臺的《區域性股權市場監督管理試行辦法》明確了省級人民政府依法對區域性股權市場進行監督管理并負責風險處置,但該辦法對單只證券持有人數量、交易制度、交易品種等都做出明確限制,并沒有授予地方政府充分的權限,致使各區域性股權市場難以因地制宜服務地方經濟,同質化經營問題突出。建議應允許地方政府根據區域經濟發展差異和中小企業個性化需求進行區域化的制度安排,給予區域性股權市場充分的靈活性。
        一是建議開放單只證券持有人數量累計可以超過200人的限制,試行做市商制度,提高市場活躍度和流動性。
        二是建議明確區域性股權市場在質押登記、信息披露監管、國有股權轉讓、產品創新發行等業務上的法律地位,明確區域性股權市場運營機構的金融機構地位,明確財稅支持政策,引導金融機構合作,從而促進區域市場規范發展,提升區域市場公信度。
        三是建議明確新三板的各項優惠政策同樣適用于股權交易中心,明確非上市金融機構應當在區域性股權市場進行股權托管。
        (二)鼓勵債券型融資工具發展 試點多樣性的產品創新
        區域性股權市場的“草根”屬性決定其在政策制定上需要更大的創新空間。
        一是建議根據中小企業的切身需要,放開并鼓勵區域性股權市場積極開展優先股、私募債、資產支持證券等證券品種。區域性股權市場目前證券發行品種僅限于在非公開發行、轉讓中小微企業股票、可轉換為股票的公司債券,中小企業切實需要的債權類融資工具基本處于空缺。
        二是建議支持區域性股權市場的金融創新。針對區域經濟普遍性需求和中小企業個性化需求,以市場需求為導向,創新交易品種,允許先行先試,條件成熟并經監管部門許可后全面實施。
        (三)鼓勵金融機構積極參與區域性股權市場投資
建議多元化投資者主體,將區域性股權市場股票及可轉債納入主流金融機構投資“白名單”,鼓勵金融機構積極參與區域性股權市場投資,有利于資產端和資金端的風險收益匹配及風險分散,提高區域性股權市場的深度。(本專欄由中國證券業協會與中國證券報聯合推出)
拜金女郎剧照